成城股份45亿募资追问 银行机构交易方联合做局

2013-03-21 09:0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12 14

对于成城股份(600247.SH)而言,其一纸增发方案幕后的诸多疑点仍未厘清,其实际控制人成清波在资本市场的“合纵连横”棋局却已显出冰山一角。

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会计师出身的成清波旗下注册的公司及关联公司数量达上百家,截至目前,这个资本玩家在外欠债累累,且官司不断,而其策划的成城股份增发方案一旦成行,此前“挪用资金的黑洞也都将全部填平”。

事实上,这出增发收购大戏也远非其公告中宣称的响应“国家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在成清波深陷债务泥潭时,设计一个试图盘活全局的自救方案则隐藏在了这一增发方案背后。

“这个增发方案表面上是为上市公司注入了实业资产,但其实是成清波和被他拉入伙的人一起导演的一出精彩大戏。”接近成城股份的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除成清波外,这场看似正常的上市公司重组大戏中的另一个主角——盛鑫矿业大股东何劲也同样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在其拖欠银行27亿余元贷款之时,成城股份募集的45亿收购资金让这个“煤老板”找到了全身而退的出口。

“盛鑫矿业的资产和债务一起打包被成城股份收购后,何劲此前向银行的贷款也就彻底地装入了自己的口袋,这些贷款何劲并没有投入到煤矿的开发中去。”上述机构人士说。

来自成城股份此前发布的增发预案公告中也同时指出,盛鑫矿业旗下的三个公司和9个煤矿无一运营生产,其营业收入皆注明为零。

谁的45亿?

成城股份的增发方案让其在资本市场成就了半个月暴涨六成的神话,45亿的募集资金也似乎让投资者看到了这家此前主营地产租赁和贸易的上市公司转型煤炭开发的决心。

但可靠消息源则向记者透露,成城股份收购的9个煤矿无非是成清波和何劲共同发起这一策划的筹码,“别说煤矿后续的开发,成城股份未来的命运目前都难以预料。”

“可以肯定的是,成清波已经没有这么多现金去认购5亿股,那么,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接近成城股份的知情者说。

成城股份公告中显示,其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为12亿股,发行对象包括成清波、上海芮森投资中心、上海乾灏投资管理中心、上海跃慧投资中心、深圳市中融康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北京乾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江西省继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吴锡俊。

其中,成清波认购5亿股,认购金额为18.75亿,其他7名发行对象的认购数量皆为1亿股,认购金额为3.75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成清波运作资本的关键公司——中技实业所持有的成城股份3025万股已全部被吉林省榆树市法院司法冻结,此外,成的其他控制资产也多数处于冻结状态,中技实业自身的资金链也同样捉襟见肘。

上述接近成城股份的知情人士透露,以成清波目前的处境看,18.75亿认购款很可能由被收购方何劲提供。“何劲向银行贷款的金额有27亿多,但是旗下公司和煤矿都没有投入生产,这就证明这笔钱一直就抓在他自己手里。”

知情者说,“何劲与成清波对接后,两个人各取所需,何劲可以成功将银行的贷款据为己有,并向成清波提供认购资金,认购完成后再还给何劲,如此成清波在没有花一分钱成本的情况下就可以获得5亿股。”但这一说法未获得何劲和成清波本人证实。

来自成城股份的股本结构显示,若增发方案完成,成清波认购的5亿股也将使其直接和间接持有成城股份34.51%。

本报记者了解到,2012年下半年,成清波就已经发动投行及财务公司等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四处找寻矿产,拟注入成城股份,随后与何劲一拍即合。

除此以外,消息人士还透露,除成清波的7个发行对象中,两个临时成立的投资机构存在明显的“被拉入伙”之嫌。而本报记者也注意到,临时成立的上海芮森投资中心和上海海跃慧投资中心都属于有限合伙性质。

多重疑点

成城股份的增发方案中还存在着其他诸多疑点,其中,9个煤矿的贷款程序、资产评估、第三方评估机构等关键问题至今仍未详细说明。

3月19日,成城股份曾针对媒体的质疑发布澄清公告,公告中称“公司本次发行聘请了具有证券执业资格的会计事务所以及具有矿业权评估资格的评估师事务所对目标资产进行了审计、评估”。但其并未在公告中注明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名称。

来自成城股份此前的公布资料中显示,盛鑫矿业对9个煤矿的收购价存在明显反差,上述机构人士指出,“同样储量的煤矿,有的标的价几千万,有的标的价就几个亿,人为造假的痕迹非常明显。”

而与成城股份此次动辄45亿收购9个煤矿形成的鲜明对比的是,2012年6月,盛鑫矿业曾向另一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出售位于贵州省纳雍县的沙子岭煤矿和旧院两个煤矿。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数据显示,两个煤矿的保有资源量分别为9915万吨、9703万吨,合计1.96亿吨,这一交易金额为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成城股份收购盛鑫矿业9个煤矿的煤炭储量总计为2亿吨左右,但交易价格则相差7倍之多。

“差不多的储量,同样都是贵州的煤矿,为什么价格相差这么远?”另一名资深券商人士说。

而一名熟知矿产开发的业内人士则向记者透露,从获得勘探权到聘请机构进行资源勘探,盛鑫矿业旗下9个煤矿截至目前投入的资金总和仅约2.3亿-2.5亿元。

事实上,除煤矿本身的资产存在明显夸大嫌疑外,其获得银行27亿余元的贷款也同样存有疑点。

本报记者统计盛鑫矿业9个煤矿的贷款数据获悉,其中中国民生银行重庆分行就为其提供了5笔,涉及金额约为11.4亿元。此外,包括六盘水商业银行、重庆银行贵阳分行、五矿信托、长安信托等金融机构也为其提供了金额不等的贷款。

“银行内部对风险的控制是很严格的,尤其是对矿产内的贷款,但民生银行重庆分行为什么这么频繁轻易地把钱借给盛鑫矿业,而且还是零产出。”上述矿业人士说。

此外,知情人士还向本报记者透露,盛鑫矿业获得五矿信托和长安信托的贷款也可能源于成清波的牵桥搭线,“成清波是会计财务出身,在此之前就在信托圈内有业务往来。”

财苑推荐

换一组

如果您对本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意见】

证券时报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证券时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资金流向快报

  1. 市场
  2. 行业
  3. 个股
  4. 期指

新闻排行

  1. 日排行
  2. 周排行
  3. 月排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