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发展新能源产业是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

2015-02-27 来源:财经网 字号: 12 14
   发展新能源产业是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很遗憾的是,目前国内有关部门对这件事了解的很少,更谈不上采取强有力的促进扶持措施。

  财经网讯 “目前国内有关部门对新能源产业了解很少,更谈不上采取强有力的促进扶持措施”,2015年2月12日,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程序在“2015走进种植能源新时代论坛”上演讲时表示。

  程序表示,发展新能源产业是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很遗憾的是,目前国内有关部门对这件事了解的很少,更谈不上采取强有力的促进扶持措施。只要把对于新型生物柴油和能源作物的政策做好,下大力气解决好机械化的收集和问题,加上中国这几年出现的生物天然气产业三股生力军,一定能够形成一个大气候。

  他还称,从长远来讲,生物质需要建立自己的基地。通过中央的文件,充分利用土地流转的有利条件,发展种植能源的基地,增加种植能源原料的数量。

  以下为演讲实录

  程序: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下面做一个专题报告。我的标题是热化学途径转化合成生物柴油,刚才我提到了国际上面的一个新的发展动向和趋势,紧密的围绕着会议的宗旨,种植能源的新时代。

  我想讲的两点主要内容,一方面就是说发展新能源产业是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很遗憾的就是我刚才提到了,目前国内这方面有关部门,对这件事了解的很少,更谈不上采取强有力的促进扶持措施。

  二是开发新一代的生物合成的燃油需要的原料,从我国资源的总量上讲是不成问题的,但是要把这一潜在资源变成现实的资源,是存在问题的,必须要从土地的流转和能源灌木的组织,以及从能源的灌木草和林业所谓的三剩物的高效低成本的收集运输机械方面取得突破,这里出现了一个新的词汇,叫“林业三剩物”,就是在森林的富余,木材的砍伐以及木材的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剩余物质,三剩物每年有3.5亿吨的资源量,但是现在的利用率是非常的低的。

  我首先从国家能源局发的文件说起,文件上关于生物柴油的政策,我想这个文件如果说它有积极意义是不能否认的,起码他为生物柴油进入市场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途径,但是我想说的是,起草这份文件的有关官员,以及有关的学者、专家,在他们心目当中,是否生物能源,生物柴油等于植物油做的油,或者是地沟油做的生物柴油?应该说这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

  第一代生物柴油,大家认为的生物柴油都是第一代,就是用过的植物油,通过脂交换得到的脂类生物油,一个是原料量非常的有限,我国每年的植物油的年消费量是3000多万吨,即便是按照10%的可搜集利用率计算,每年不过300万吨,这个数字和我们每年需要将近2亿吨的柴油相比,它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的等级上。

  还有人可以说,那我可以种一些所谓的木本油料,柴油树、小桐子和其他的油料作物,这个问题经过几年的实践证明,这个路子不是不能走,但实在是太慢,数量实在是太少,比如说小桐子,每年能够生产出来的量,人们只有几万吨,十几万吨的数量。

  用植物油做的生物柴油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它的凝点很高,这意味着在寒冷的天气条件下,如果使用这样的油,就把整个的油管堵住了,发动机不能工作,所以生物柴油只能以很低的比例掺到常规的柴油中,大家想一下,如果掺5%,要想成什么大气候是不可能的。

  自从第一代的生物燃料乙醇,和第一代的生物柴油走上历史舞台以后,虽然有很大的发展,但是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争粮、争油,国际研发重点专项采用所谓非粮的原料,在最近的10年,纤维素已失踪,没有能够在成本上得到最终的突破。

  比如说美国,加以木质纤维类原料用酸、碱等处理造成的环境问题未能妥善解决,美国环保署于2010年7月被迫大幅度的砍下来,数字实在是相差太大了,根本没法比,而且在座的很多先生们不了解的就是,即便你把纤维素攻下来了,由于纤维素乙醇存在所谓的掺混墙,存在这么一个限制,就是说最多只能掺15%,再加上用玉米和甘蔗做的乙醇,早就把市场占领了,所以它很难有很大的作为,当然在我国情况不一样。

  也因为这样,所以最近这些年出现了一个新的发展,去年的《Nature》刊登了一篇文章,反映了美国的能源界科技界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就是重点的转移,这张图显示了北美6家最大的乙醇企业,其中有4家已经从生物的转化途径变为热化学转化途径,热化学途径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把生物质里面所有东西几乎全部的利用起来,它不像我们做乙醇,只能够把糖和纤维素利用起来,剩下的半纤维素,木质素根本不能利用,而这两样东西占到生物能源的一半。

  这样一来,能够适用于做生物能源的原料就大幅度的扩大,也就是说所有的木质类的,过去很难拿来做燃油的,顶多只能发电或者是直接燃烧做颗粒,现在可以拿来做气和油,而且成本大幅度的下降。

  另外采用这种所谓的热化学的方法,就是烃类生物燃料,可以通过不同的工艺条件生产一系列的产品,包括汽油、柴油、航空煤油、燃料油,润滑油等等。

  合成的燃料叫做直接使用,也就是说它不需要掺混,你要掺15%也可以,掺80%也可以,这样就克服了刚才讲到的所谓的直接用燃油的制约。所以大家可以看到热化学的途径具有这么多的优点,它必然会取代传统生物转换方法,成为研发的重点。

  根据美国环保署对于“生物基”,给出了一个完整的定义,“生物基柴油”,一是第一代生物柴油,这里面叫做单烷酯。即用植物油经酯交换得到第一代生物柴油。在后面两大类中,有一系列的新的产品出来,包括凯迪现在做的BTL,刚才我提到了这个,以及所谓的生物业态烃,所以我们如果要讲生物柴油一定要注明,不能像文件里说笼统的生物柴油,给人造成了一种错觉,好像是用地沟油做的,实际上这个量是非常大的,范围也是非常广的。

  这里我列举了几家已经投入工业化规模生产的厂,包括在美国和欧洲的,其中一家工厂,它采用的是黄松,这个国家由于木头太多了,干脆把整根的木材做原料,这是全世界第一条商业化运行,他用的途径和我们凯迪不一样,不详细介绍,但是他是属于热化学转化。

  第二家是美国的Solena公司,他用城市的固体废弃物,垃圾做航空煤油,同样是热化学转化的途径,这家公司正在和英国航空公司合作,在伦敦建造年产12万吨生物燃料的工厂,其中生物航煤有7万吨的产量。

  第三家公司是在芬兰的UPM公司,这家公司采用的是造纸的黑液,大家知道这个里面含有大量的纤维素,这一类不能够消化的东西,它把它拿来做合成燃料,其中包括20%的石脑油,也是可以替代化学炼油的产物。

  大家知道芬兰这个国家,按照2020的比例,要求2020年达到20%的可再生能源,这家厂子就贡献了四分之一的能源,可见规模已经相当的可观了。

  最后一家就是德国的Uhde公司和法国的CEA公司,这两家公司建立两个生物航煤和生物合成柴油工厂,它的办法有点接近凯迪采用的汽化以后废材合成,但是他的原料处理有独特之处。

  我们在这个领域没有落后于世界的潮流,已经实现了半工业化的规模,这样好的项目没有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作为一个重大的创新来跟踪,所以我们强烈呼吁,是时候了,应该改变这样一种状况。

  第二,紧扣本次会议的主题“种植能源”,这里有一个词就是“能源作物”,在我们学术界这不是一个新名词,它已经存在了20多年,但是它的内涵是在不断的丰富,最开始的时候,能源作物只是一些灌木,拿来作为取暖,后来发展为固定的材料,出现了灌木,纤维素的材料作为乙醇,后来甚至出现了专业的能源作物,比如拿来做天然气的能源作物,这些东西目前在欧美国家已经大量的进行研发,有的投入了商业化的使用。

  欧美国家在能源作物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已经有了几十年工作的积累,他们不断在育种、育苗方面得到了很好的突破,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机械化的收获,生物能源最大的难关,就是怎样能够把分散的生物能源能够高效益的,低成本的收集起来,这是任何一个生物能源产业核心的关键。大家看一下在这方面他们成功的做法。

  这个是两张照片,显示了机械化的植苗,以及机械化的收割,上面不是农作物,而是生产燃气的灌木,用这种办法使得生物质的能源流动性很好,而且非常好的输送起来,非常高效率的运送。

  我国为什么说生物质非常丰富,我们可以做一个总结,就是我们能够种能源灌木和能源草的边际性土地,有1.5亿公顷,我国的耕地还不够1亿公顷,也就是适合于农业作物的土地会超过粮棉油的土地面积,加上我们刚才讲到的秸秆和林业的三剩物加在一起,我们一年生物质的资源量超过10亿吨,如果按照凯迪现在这种转化方式,我们再把它搞的宽松一点,不要3.5,我们5吨变1吨,10亿吨就是2亿吨的原油。所以有些怀疑论就说凯迪很难成大气候,我觉得这种论调可以休已。

  这个是中国宜能土地资源分布图,大家可以看到,圆点越大,代表可以种植能源的灌木越多,在我国的三北地区和西南地区非常丰富。

  所以把这命名为一片年产亿吨级的永不枯竭的生物质油田,去年向中央提了三个田的建议,一是永远不不枯竭的生物质油田,一个是永不枯竭的生物气田,还有一个是永不枯竭的生物质煤田,这些都是有根据不是随便说的。

  在我国的北方和南方,有很多适合于种植能源灌木和能源草,从这里可以看到,这些灌木草,他们很适应这种干旱、贫瘠的环境,所以从长远来看,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关键问题是要有一个好的组织方式来实现,这里我跟大家举一个例子,在北方四大沙地里目前没有一个很好的制沙的模式,过去都是政府出钱给农民,种了苗以后农民没有经济收益,所以懒得管理,最后不了了之,所以国家花了这么多的钱没有成效。现在出了一个新的模式,就是把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企业跟农民签订种植协议,我提供苗子和肥料,甚至是机械,你把每年的生物量卖给我,这个工厂实现的绿色的循环,把生物发电形成二氧化碳,收集起来种植藻类,最后变成非常高价值的商品。

  另外从长远来讲,我们生物质需要建立自己的基地,这里需要处理一系列跟农民的关系,因为我们很多的工厂过去是靠国家提供原料,但是没有这个概念,现在突然一下子直接和农民打交道了,怎样和农民处理好关系,建立一个互利的关系,稳定的供应你的原料,这是一个新课题。

  再就是通过最近中央的文件,充分利用土地流转的有利条件,发展种植能源的基地,增加种植能源原料的数量,所以我想最后用一句话结束,只要把对于新型生物柴油和能源作物的政策能够做好,下大力气解决好机械化的收集和问题,加上我国这几年出现的生物天然气的产业三股生力军,一定能够在我国形成一个大气候,很少的人对于生物能源的怀疑和论调,开创中国现代生物能源的新局面。谢谢大家。

  “2015走近种植能源新时代论坛”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财经》杂志承办。
 

如果您对本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反馈意见】

证券时报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本网合作媒体,证券时报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